歐蘭德緋聞考驗法國人對隱私維護的極限

中廣新聞網 – 2014年1月20日 上午7:01

「歐蘭德緋聞考驗法國人對隱私維護的極限」(夏明珠報導)

感覺上有點像空襲過後,大地一片寂靜,法國總統歐蘭德與女明星的緋聞事件,最令人驚奇的,或許就是媒體幾乎沒有反應。各大電視頻道似乎對八卦雜誌扒糞之作,興趣缺缺。

消息曝光的第二天,甚至沒有一家電視台派記者去歐蘭德與新歡幽會地點,就連在法語的Google新聞網站上,都得花點功夫才能找到事件最新發展的報導。

不管輿論是真的沒有興趣,還是假裝沒興趣,在不熟悉法國文化的人看來,這確實令人不解。

其實它一點都不奇怪,法國人對隱私的重視,超乎你能想像,他們不屑做窺探別人私生活的事,這個標準也適用於所謂的公眾人物,這就是為什麼多數法國人都贊同歐蘭德與女明星間的私情,是他們之間的私事,媒體不該跟著扒糞。

不過,話說回來,Closer雜誌膽敢報導這件事,也顯示出今日的法國社會已經不比從前,其實只要倒退幾年,在法國這種新聞曝光,是讓人無法想像的,有人可能不認同這種說法,因為密特朗有私生女的事情,不是也被報導過,實情是,(巴黎競賽週刊)在揭露這個秘辛之前,都已取得當事人諒解。

歐蘭德的緋聞可以說史無前例的考驗法國人對到底什麼是隱私這個問題的極限。時代在改變,資訊科技突飛猛進,它也改變了媒體生態,以及閱聽大眾的期待。

儘管法國法院在涉及名人捍衛隱私權的訴訟中,還是明顯的偏向受害人,不過大家也不免開始思考一件事,就是這些名流是否也應該為吸引媒體關注,負一定的責任,會不會是他們過份招搖、比方說,經常出席以營利為目的的活動,這觀念上的改變,也反應在類似案件的判決上,愈來愈多涉及侵犯隱私的訴訟判例顯示,法官會在權利與義務必須對等的原則上,適度調整賠償金額。

在什麼樣的事情,屬於公眾利益範疇的問題上,法國固有觀念也在鬆動,幾個禮拜前,一本揭露法國右翼政黨民族陣線一個領袖其實是同志的新書,獲得法院放行,法官認為,這件事情有助於帶動社會在同志婚姻議題上的辯論,因此它符合公眾利益。

談到歐蘭德與女星茱莉嘉葉的緋聞,如果要硬扯,應該也可以扯出一點與公共利益的關聯,歐蘭德騎小綿羊夜訪女友香閨,這關係到國家元首的人身安全,當然與公眾利益有關,總統騎著小綿羊趴趴走,有沒有可能被攻擊或綁架,他在民宅過夜,身邊有沒有隨扈,萬一消息走漏,被恐怖份子掌握了行蹤,後果由誰承擔等等,這些問題公眾應該都有權過問,這也是Closer雜誌為自己提出的辯駁,然而歐蘭德與茱莉嘉葉的愛巢,就在艾麗賽宮隔街,也在維安禁區內,八卦週刊的辯解有點薄弱。

其實它們可以採用另一種更有說服力的說法,就是歐蘭德是法國總統,代表著這個國家,一國元首戴著安全帽、騎小綿羊的畫面,想起來有點好笑,總統這個位子的形象,會不會因此被打了折扣,還有,歐蘭德施政表現欠佳,究竟是受大環境的影響比較多,還是因為他搞不定家務事。

歐蘭德與目前被公認的第一夫人崔威勒沒有結婚,不過,崔威勒實質上扮演著第一夫人的角色,她住在艾麗賽宮裡,也在宮內有個辦公室,編制了六個幕僚,這些預算都來自納稅人,人民難道沒有權過問這個位子是不是要換人了,他們或許也想知道,歐蘭德與崔威勒已經人盡皆知的不幸福,背後真正的原因。

其實歐蘭德的緋聞,在小圈圈裡,早已不是祕密。小圈圈是指歐蘭德與茱莉嘉葉最常接觸的政治和演藝界的人,這件事也暴露出民粹主義日益抬頭,在法國,所謂的系統內,和系統外的兩個群體間,疏離感愈來愈嚴重,這或許才是歐蘭德緋聞事件發展中,最值得關注的。

歐蘭德有沒有可能追隨他的心靈導師密特朗的腳步,甩掉社會主義包袱,改披社會民主色彩的外衣,更重要的是,他有沒有能力帶領法國經濟脫離歐洲病夫的形象,如果成功,沒有人會在意他的緋聞,萬一失敗,就算是私生活,也有可能成為壓垮他的最後一根稻草。

……..文章來源:按這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